《力报》与「澳门原创小说协会」合办「拍案惊奇」农曆七月徵文比赛,逢周三刊登之优异作品。

「喂,俊哥,很久没见,最近在哪个警区工作呀?」

「阿明,我没有做警察了,被老闆调去文职部门。」

「调去文职部门?不会是工作出了甚幺事吧?」

「哈哈,又没那幺严重,只是早前发生了一些个人事情,迫得我不得已要调职。」

「哦?有那幺严重吗?不如我们找间茶餐厅坐下慢慢聊。」

就这样,我和俊哥去了附近一间茶餐厅坐下,各人都叫了一杯奶茶,起初大家还在寒暄一下近况,但当再次提到俊哥为甚幺要调职的话题时,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沉重,然后压低了声线跟我说:「阿明,其实我是因为遇到些不乾净的东西,才迫不得已调职呀。」

「不是吧,遇到『嗰味嘢』,找个师傅帮忙驱驱邪就可以啦,不用调职这幺严重吧。」

「你有所不知,我遇到的不是普通的『嗰味嘢』,这件事,更令到我一个同事离奇死亡了。」

之后,俊哥开始将他遇到的事件娓娓道来。那件事发生在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,那晚俊哥返通宵更,上班前,他的拍档华仔突然打电话给他,说正跟朋友在卡啦OK消遣中,可能会迟一点回来,叫俊哥先帮忙接更,但俊哥怕华仔迟到,回警局报到时会被上司责骂。于是在电话里千叮万嘱着他早点回来,虽然华仔总算準时回到警局,但满身酒气的他,一回到警局就躺了在更衣室的长椅里睡觉,幸好他们是便装警员,回到警局后还可以先做些档案工作才出去巡逻,如是者,华仔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俊哥也做完了手头上的档案工作,最后终于忍不住把那醉酒鬼吵醒叫他工作。出更前,按照警察的习俗,伙记们都会向警局内供奉的关二哥上香以求工作平安顺利。

「喂,华仔,要出更了,快向关二哥上炷香啦。」俊哥把檀香交给华仔,然后将手上的檀香高举过头,一边躹躬一边诚心唸道:「关二哥保祐我们工作顺顺利利,平平安安。」至于那个还未醉醒的华仔,他拿着檀香,态度敷衍地做了几下躹躬的动作,然后就将檀香插在香炉上。

离开警局时差不多是凌晨两点,由于华仔喝了酒,所以今晚由身为师兄的俊哥驾车,车子先在市区巡逻,之后不知为何,华仔好像心血来潮似的,叫俊哥把车驶到路环那边,而俊哥也见今晚市区平静,也想让华仔吹吹生风给他醒酒,答了一声「好!」就把车直驶到路环,沿途的生风令华仔清醒不少,最后他们把车驶到路环郊区一个工业区内,俊哥在一间工厂对面的海边把车停下。说到这间工厂,我记得曾经晚上载着女朋友去游车河时都有经过那里,那是一间外观颇有特色的工厂,听说还是日资的。为甚幺说这间工厂很有特色?因为这间以矮围栏围着的工厂佔地颇大,但厂房的建筑却只佔用地的一半,其余都是大片的草地,而草地上零星散落着几间小仓库,这种工厂建设风格都不是澳门常见的。俊哥把车停好后,二人就下车,夜更无聊,俊哥和华仔就坐在海边的栏桿上聊天和玩手机打发时间,顺道看看会不会有偷渡客上岸。如是者个多小时过去了,华仔突然说要去小便,俊哥应了一声见他离开后就继续打手机,怎料华仔突然回头笑着拍俊哥膊头说:「喂,俊哥,你看到吗?在工厂那边,那个看更穿得几搞笑,万圣节还未到吧!」

听到华仔对工厂看更的形容,俊哥好奇回头一看,在工厂围栏内的草地上,竟有一个面色惨白,头戴白色长长尖帽、身着一袭白色长衫、手上提着一个纸灯笼的人在很慢的行走。但在俊哥眼中,那个人怎幺看也不会是工厂看更,因为这个人除了衣着怪异外,俊哥更清楚见到,这个人其实不是在行,而是像飘一样的感觉在水平移动,见到这个情境,俊哥全身登时一寒,然后起得满身都是鸡皮疙瘩。因为他知道眼前的是甚幺东西,至少肯定不会是工厂看更,于是他立即扮看不到跟华仔说:「没,没有看到呀,那边哪里有人呀?是不是你还未醉醒眼花呀。喂,我有点肚饿,不如回澳门那边吃宵夜。」

「吓!没看到,他就在那里呀,那家伙现在还在呢,你快看看。」

听到华仔的话,俊哥就知道出事,正準备快点拉华仔上车走的同时,华仔却突然指着那个「人」说:「就是那里呀,看!他现在望过来了。」

这时,俊哥终于清楚看见那个「人」的样子,惨白的面孔上带着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,那个「人」正向着这边挥手。那一刻,俊哥的脑海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—走!他拉着还不知发生甚幺事的华仔上车,然后立即驱车离开。在回澳门的路上,虽然华仔还不断在问究竟发生了甚幺事要走得这幺急,但俊哥一句也没有回答,因为他刚才看见,直至他们离开那间工厂为止,那个「人」的目光,始终紧紧盯着华仔。

在翌日假期的深夜,俊哥震惊地收到了华仔的死讯。交通警说华仔是在桥上驾电单车高速自炒撞向灯柱而死的。但一位俊哥的交通警老友炳叔事后悄悄告诉俊哥,华仔的死非常离奇,炳叔说警方翻看桥面上不同角度的闭路电视影片,见到华仔当时的车速并不快,但当他去到出事的位置附近时,闭路电视的影片突然出现严重干扰,在影片的干扰雪花中,他们都好像看到,一个戴白帽穿白衫的人在华仔的车后出现,这镜头只出现了大约三分一秒,当视频回复正常时,就见到华仔已经出事了。

「俊哥,那就算你同事死了,你也不用调职吧。」我说。

「原本应该是这样,但在华仔死了一星期后的一晚,我和另一位同事回到那间工厂附近巡逻时,你知不知道我看见了甚幺?」

「不会是你刚才说的那个『人』吧?」

「对,但我今次见到的那个『人』,虽然装束一样,但他的外貌却变成了……」

「变成怎样?」俊哥欲言又止,我忍不住追问。

「那个『人』的外貌,变成了华仔的模样。」俊哥带着犹有余悸的感觉说出这句话。

俊哥说,后来他每晚只要合起双眼,就会见到华仔变成那个「人」的模样,令他每晚都睡不着,精神变得很差。结果他的上司把他暂时调到文职部门,希望他能休息一下,谁知俊哥调到文职部门后,精神慢慢复原回来,晚上也没有再见到那个可怕的「人」,最终俊哥留在文职部门至今。至于那个「人」究竟是甚幺,俊哥在问过一些熟悉灵异事物的师傅后,终于知道了他的身份:

「那个『人』原来是来自阴间的勾魂使者,专门接引死人的灵魂入阴曹地府,但现世的人如果见到他,他就会首先把那个人的灵魂夺走,而他的名字就叫作『白无常』。」

作者:紫菱

夺魂 拍案惊奇bull;本土真人真事改编

(互联网图片)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