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策朝令夕改 业者无所适从 雇非法外劳纾人力危机
联合报道:苏韵鸰、洪广兴、吴思慧

政策朝令夕改 业者无所适从 雇非法外劳纾人力危机

外劳在漂白计划下进行生物辨识系统登记,可是有者因工作劳累跳槽,从白又“染黑”。

政府引进150万名孟加拉外劳的政策朝令夕改,受访业者除了感到“看见的曙光消失了”,也担心这是一项治标不治本的政策,为了在政策明朗前,让原有的工作顺畅操作,一些业者宁愿铤而走险雇用非法外劳,解燃眉之急。

政府日前宣布引进150万孟加拉外劳“大军”,前后10天却来个急转弯,副揆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本月19日突然大踩刹车,全面暂停引进孟加拉外劳。

应有良好监管机制

加上政府近期推出的“网上申请重雇非法外劳计划”,以及调涨外劳人头税政策等,皆引起各界热议。

政府一边厢要求商家减少依赖外劳,另一边厢却又探讨着引进百万名外劳,且为非法外劳进行漂白,受访商家认为此举自相矛盾,最主要的是,外劳短缺课题不是拟定政策就能解决,而应该要有良好的监管机制,确保上述外劳政策能确实解决国内人力资源短缺的问题。

大马人不热衷3D职业

本报针对外劳课题,分别询问了种植业、建筑业、中小型企业以及针织厂商公会的领袖,他们不约而同地承认大马人不热衷3D职业,意即“辛苦(Difficult)、肮脏(Dirty)和危险(Dangerous)的工作,但政府欲引进百万孟加拉外劳却是治标不治本的,也唯恐是虎头蛇尾的政策。

尤其是建筑及种植业业者经常面对所聘用的合法外劳跳槽的情况,令业者每每白付了人头税,员工还是不足,因此业者认为,即使政府鼓励他们为非法外劳进行漂白,但这作法起不到解决人力短缺的作用,以致部分商家宁愿雇用非法外劳工作。

刘秋光:业者白付人头税外劳嫌种菜辛苦常跳槽

全马最大的农会组织——古来县菜农联合会主席刘秋光透露,有菜农同业向他投诉,就算申请到合法外劳种菜,外劳却因为工作辛劳,或是受到友人怂恿,不足半年便跳槽,令同业白白为这些外劳付了人头税。

他说,种植蔬菜的工作不能因缺乏劳工而停业,加上不少逾期逗留的非法外劳向菜农们毛遂自荐,在形势所逼之下,菜农只好暗中聘请非法外劳。

他表示,那些合法外劳跳槽到其他工作较为“轻松”的领域,从白又“染黑”,再漂白成为合法外劳的乱象,在漂白计划下逃跑的外劳多不胜数,监管问题仍存在。

种植业100%依赖外劳

“就算引进大批外劳,可是政府却把每名外劳人头税从410令吉提高至1500令吉,对业者而言根本毫无帮助。” 

刘秋光指出,目前蔬菜种植业几乎是100%依赖外劳,一天至少8小时待在园内日晒雨淋帮忙收割蔬菜,本地人根本不愿到菜园工作,无论在沟通或能力方面,南马区的菜农较喜欢聘请印尼外劳。 

本地妇女宁当清洁工

他坦言,之前曾雇用本地女工,一个月的薪金800至900令吉,如今已经没有本地妇女或退休人士愿意担任女工,宁愿在家含饴弄孙,或选择到餐馆工作或充当钟点清洁工,至少每月有上千令吉收入,工作也较为简单,因为工作机会有多样化的选择,种植业要聘请本地劳工更是难上加难。

政策朝令夕改 业者无所适从 雇非法外劳纾人力危机

种植业需要大量外劳人力,但许多申请到合法工作准证的外劳却会在半年内跳槽到工作“轻松”的领域。

沈天良:先整顿逾期逗留者大量引进外劳不治本

柔佛州华人建筑商公会会长沈天良则认为,即使政府引进百万名孟加拉外劳是治标不治本,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劳工短缺问题,倒不如先解决在国内逾期逗留的非法外劳问题,重新整顿后,再提出其他建议。 

建筑公司30%是外劳

他举例,一般上,本地一间建筑公司的员工至少有20至30%是外劳,在工地工作,薪资待遇及福利方面欠佳,长时间做粗重工作,本地人几乎都因此而却步,转而选择较为轻松的工作。 

他说,建筑领域的薪资,普遍上没有获得太大的改善,劳工及蓝领的薪资目前还是保持不变。 

他指出,倘若建筑业能进一步展开革新的作业方式,全面机械化,大大改善工作环境,这样本地年轻人才会踊跃加入,可是目前国内的建筑作业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。

人头税高得吓人

他希望政府能清楚道出引进百万外劳的原因,因为国内还有很多尚未“漂白”的非法外劳。

而且政府提高人头税,也吓退雇主,因此他也不了解到底政府是在鼓励,还是不鼓励商家雇用外劳?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陈从进:限部分领域不公平重雇外劳应全面开放

马来西亚针织厂商会会长陈从进认为, “重新雇用非法外劳”政策应开放予所有领域,内政部也必须保证不会秋后算账,或不对付配合政策的业者,新政策才有可能奏效。 

陈从进指出,他于本月16日,与20个商会代表会晤内政部秘书长拿督斯里阿威,商讨关于外劳人头税事宜, 发现“重新雇用非法外劳”政策只局限予获准的领域,虽然许多细节仍有待进一步“消化”,他认为此政策应公开予所有需要外劳人力的领域,方为公平。

他说,目前工商界的隐忧是,倘若雇主配合新政策,上网替旗下的非法外劳登记注册,万一在该部严苛条件下,外劳被遭遣送回国,或业者因雇用非法外劳而被当局列入黑名单,岂不影响公司营运与发展? 

“所以,政府必须发出清楚指南,保证不会对付配合政策的雇主,同时,只要登记的外劳没有犯罪纪录,理应获得通过,并即时发出合法工作准证,否则,新政策恐怕将沦为当年的‘6P漂白’计划,取不到预定效果,最后不了了之。” 

我国有400万非法外劳

他说,该会的立场一直不曾改变,针织业者认为,政府与其调高外劳人头税,向合法雇用外劳的厂商“开刀”,何不积极漂白国内存在的300至400万名非法外劳,将不合 法的人力资源合法化,彻底解决外劳问题,一方面则增加国库收入。

“仔细算算,若将400万名非法外劳漂白及合法化,即可让国库坐收50亿令吉收入,远远比引进新外劳增加一倍收入,这才是一石二鸟之计。”

网上重聘计划不应该被垄断

陈从进认为,网上注册合法化外劳(PATI)重聘计划不应由myeg与其他两家私人有限公司垄断,内政部大可自行设立网站作业,省却外包费用。 

至于“国人不做低下层或‘肮脏’工作一说,陈从进认为这确实是事实,因为大马人向来不热衷3D职业,即不愿从 事辛苦(Difficult)、肮脏(Dirty)和危险(Dangerous) 的工作。

“为了我国工商业的长远发展,以及确保经济活动保持活络,外劳人力资源是不可或缺的,否则在缺乏劳力资源下,大马发展将停滞不前,未来发展更将会惨不忍睹。” 

仿新港台管理机制

他说,要彻底减少国内过多非法外劳问题,政府必须效仿新加坡、香港及台湾等国,拟定一套完整的管理机制,才是上策,否则这边厢引进外劳,那边厢又继续放任300至400万名非法外劳在国内工作,届时必引发更多事端。

政策朝令夕改 业者无所适从 雇非法外劳纾人力危机

估计有300至400万名非法外劳在我国工作。

不亏待勤劳工人

——麻坡中小型企业公会会长●巫松昌
本国人不愿做粗重与肮脏的低下层工作,以致各行业必须向政府申请外劳来填补空缺,相信是业者所认同的,部长的言论也道出了业者所面对的问题根源。

肯学肯做雇主愿加薪
无可否认,本地人的教育水平普遍比外劳高,如果国人肯学肯做,只要工作能够上手,相信雇主是不介意调高他们的薪金,也会比外劳高许多,不会亏待本国工人。
把对的人放在对的地方,这是工作安排的基本原则,如果调高薪金,本地员工不愿做或不肯学,雇主的付出也是白费心机。
如果本国员工能够调整心态,对工作热忱和勤奋,相信很多雇主是愿意把薪金调比外劳高,我国便可减少依赖外劳。

赞同重雇非法外劳
当然,在无计可施下,外劳将可以协助解决各行业雇主面对员工短缺的问题。
在这一方面,我赞同政府重雇用非法外劳及合法化的政策,来缓和人力市场不足的问题,毕竟,这比起雇用全新外劳的费用和培训方面,可以省下不少的成本和负担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