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之又奇,读了气血翻涌

编辑: -
奇之又奇,读了气血翻涌

楼兰未《光明行》计两百六十万余字,它洒开的故事之网,何其繁複,变化万千,情节分几路走,每条线都干里伏线,翻出的变局皆奇之又奇,几场重大的武林各派盘门血斗,不论剑舞、棍式、刀、掌,绝顶高手过招的几场,像量子物理微观的内力变化,变得都让人目眩神迷,华丽又恐怖。

这位作者是围棋业余九段的高手,那个布局的视野,灵活、缠斗、突围,让人读得内力跟不上。人物的关係如细密髮丝、乱针刺绣,他们纠葛在各自的哀伤、愤怒、快乐,悲剧主人翁的命运,常人不可能承受的残酷、痛苦、疯狂、被背叛,成为所谓江湖的罪人,畸零人。但整个大叙事又像装了几组驱动引擎,伏流沖激,让你读了不能罢止,一直被那不同的情结漩涡捲进去。

我不能爆雷、破梗,但里头几个主人翁,在这样两百多万字的大篇幅里,其命运匪夷所思、奇之又奇,读了气血翻涌。以我这样和小说缠斗了大半辈子的读者读来,还是叹服其「翼若垂天之云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」的故事规格。

这部小说的设定在西汉末年、王莽篡夺天下之前。这里面的重大门派,还距离先秦战国不远,后面除了道家等传统武侠小说的「侠」的概念,有些重要人物是当时已被打散隐入民间的墨家与墨客,还有最早的医帮,他唬烂了早期中国的奇之又奇的医术,还有一个楚帮,是南方的鬼神教派,夸父山的仙人是淮南子,还有吐蕃东传的早期密教,羌人的萨满,还有像《山海经》那更古老的山川大泽的神灵共存。那好像处在一个濛浑之初,一个更古老的心灵时光。

这些武功,和后来的少林、武当、峨嵋不同,气魄非常大,充满自由野性。在一个文明的气息,人们和天地、神灵、巫的世界尚未完全断裂开来,还有一种古代和进入我们较熟悉的三国、魏晋南北朝乃至后来的隋唐与宋(那已成为我们熟悉的金庸的武侠时空,郭靖、黄蓉乃至萧峰、段誉等他们的世界),那之前的混沌濛昧。但《光明行》铺展了一个好像文明还在一个换日线,还有什幺神农帮、负臼帮、楚帮、夸父山这些更古老的流派。武术最高乘者,似仙、似鬼、似神,那种灵动、妖幻、不可思议。包含盗墓,包含最早的医帮,除了草药、针灸,其实他们乱抓活人来做实际人体的外科解剖手术,还包括那个时代的相术、阴阳家,包括君王家渎武、暴虐无道、天下大乱、饑民逃难流窜的场面。

阅读《光明行》,觉得好像义大利作家艾可的《波多里诺》,一个唬烂出来的、栩栩如生,发着梦幻之光的古代中国的一幅铺开的地图。这两百多万字的故事时空,或说一幅浩大的捲轴画,空间上在整个古代中国大地铺展,人物群庞大如繁星(有几百个人物啊,真不可思议),几乎像我读《儒林外史》、《红楼梦》、或《封神榜》,那其中眼花撩乱的人物谱系。这是一场非常複杂的「运动战」,所有人物皆裹胁于整场谜中之谜,阴谋后面的阴谋。

「武功」在武侠小说里,一山还有一山高,像是金庸的《天龙八部》,随着主角们的奇遇,武功不可思议的拉高、拉高、再拉高,很像四代战机的飞行、速度、火力已经高不可测了,又有第五代战机,后来有出来了个少林扫地僧,超越了所有人的高度。楼兰未的这部《光明行》也是如此,各种武功的高,高上再有高,不可思议,层层山峰,斑烂魔幻,到后来那天外之天的武之意境,真是妙不可言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