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策的好坏该怎幺定义

编辑: -

政策的好坏该怎幺定义

图片来源:pixabay   文/管中祥,国立中正大学传播学系副教授

从小,我的自然科就很烂,国中、高中,只要是生物、物理、化学、数学考试能够及格,就是奇蹟。

大学联考数学只考14分,这不是什幺美好的印记,却是挥不去的难忘记忆,虽然,我一直在补习,但对这些东西总是提不起兴趣,考不好,对我来说也算正常。

不过,就算是这样,偶尔还是会看一下科普书籍,除了增加自己一点宇宙大道理、生命小常识外,这类读物展现的科学精神也是我们面对生活必要的思考与态度。

例如,在「霍金大见解—留给世人的十个大哉问与解答」中,虽然他对于上帝、宇宙以及人工智慧的看法我未必能理解或都认同,但,阅读这类书籍的精彩之处就在举証、推论、论辩等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。

这种精神不单是自然科学独有,人文科学、社会科学,甚至日常生活都该如此。

我常提醒学生,任何的批判都必须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,而如何找出事实则是需要各样的科学方法进行调查,这样不但能有机会釐清真相,也会让自己的推论与批判更为有力。

公共政策也是如此,任何的政策研拟、制定与施作都必须要有科学的精神与过程,而不是单凭想像满天喊价,更不该为了政治利益出卖专业。因为前瞻计画,许多地方大兴土木,打算新增或改善原有的交通基础建设。

我们常听到地方民代或官员不断告诉民众,拓宽马路、铁路高架是他花了多少心力才为乡亲争取的建设,或者他们会说,拆了平交道可以改善交通、繁荣地方经济;他们还会说,拆除民宅,盖上工厂可以增加就业机会,这些建设彷彿是阿拉丁神灯,轻轻擦拭,就能让穷人翻身,人生大逆转。

但结果是不是真会如此呢?也许会,也许不会。但不管会不会,都绝对不是政治人物胡诌两句乱,挂保証就可完成,至少得要有最基本的「科学」历程。

这些「愿景」到底是如何评估、如何算计得来的?开闢一条新路得先回答不少「科学」问题,例如,目前的现有交通有什幺状况?流量如何?未来的人口数及交通流量会有多少成长?新的建设可以舒解多少流量?

解决旧的问题后是否会带来新的交通问题?这些工程是否有必要性?是否有其它更省成本、更安全的施作解决同样的问题?道路的开发和都市规划的关係又是什幺?两者是否同时规划?还是各作各的?

这些都是公共建设最基本的工程态度与科学调查,但可惜的是,我们很少看到官方主动公布这些资料,民众在资讯不对等的情况下,难以理解或质疑官方的调查,也很难在公共政策上有好的论辩,找到最好的工程方法。

当然,政府未必没有评估,但用什幺方法?用什幺工具?这些调查是否具有基本的信度、效度,通常是个谜团。即使有,大多也只是委由工程顾问公司「工程」本身进行科学调查,但对于週遭的人文与环境却未必理解。

一条道路的开闢不单是工程问题,他可能会穿过千年聚落、移除百年老树,这些陪伴当地人日常生活的真实场景,都能被一一刬除,废掉的不只是社会的古老建筑,也是社会的集体记忆,甚至,不先了解当地生活样态而强作的工程,有时反而会造成重大伤害。

然而,在台湾许多公共建设却侷限于工程专业里的科学探究,少了人文科学的关怀及社会科学的调查,若再加上官僚政治考量恣意枉为,相关的冲突或悲剧恐怕会不断发生。

或是,官员们应该先来读一下《霍金大见解》,会有另类的启发?

【书籍资讯】
《霍金大见解》

政策的好坏该怎幺定义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