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:再见阿毛

提到刺青,仍然有许多人会不自觉将刺青连结到叛逆、犯罪,甚至是找工作时会因此观感不佳等等。虽然现代已经不像从前的刻板印象那幺严重,人们对这个文化的想像仍然是过于片面。由于刺青是属于永久性的印记,因此在做下决定的瞬间,每个人所考量的都不相同,背后也都有不同的渊源。其複杂度绝非几个肤浅的标籤可一概而论。

刻板印象中,常将刺青与黑社会或是犯罪组织连结,这样以身份表徵为目的的刺青至今亦存在,然而近年来也有许多人,可能为了艺术,为了生活风格,也有的人是为了纪念,或是做为人生态度而将宣言刺在身上;刺青渐渐成为一种文化,人们各种各样的原因,没有孰好孰坏,只有人们如何互相看待、尊重。

以下为谬誌茗节录刺青爱好者吹斯达与Wednesday之受访内容:

可怕的不是刺青,而是人们对刺青的刻板印象

受访者01:吹斯达

常会有朋友问说:第一次刺青要注意什幺?

我都是这样回答:我觉得刺青分二种,个别是「可以轻易用衣服遮住的部位」和「很难遮住的部位」。前者如腰部和背部,大部分时间只有自己看的到;后者如下手臂、脖子或胸口,是很容易露出来的部位。

「选什幺图?」、「要找哪个刺青师?」、「刺青价格?」等等问题都比不上先决定「要刺在哪里?」来得重要。

可怕的不是刺青,而是人们对刺青的刻板印象

在我不到20岁时我就有了一些刺青,多半是比较隐密的地方,几乎只有洗澡才能看到 ,直至约四、五年前才开始刺在短袖遮不住的地方。

还记得当时第一次刺在下手臂,一刺完就觉得怎幺和以前感觉完全不同?它就在那幺明显的位置,这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样貌被改变了。接着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,都会发现你的手臂长得跟以前不一样了,我想那种感觉就跟整型完是一样的吧。

再补充,像我刺在背上的刺青,因为自己太难注意到了,只有刚刺完时会用很困难的姿势照镜子之外,过一阵子就不太会特别去照镜子了,甚至到现在还会忘了它的存在。我觉得部位比刺什幺图还需要优先考虑,即使你刺了丑图,但是没人看得到,加上你自己也不容易注意的话,时间一久就会慢慢淡忘,也不会有大家最担心的「刺青会不会后悔?」这类的问题了。

可怕的不是刺青,而是人们对刺青的刻板印象
受访者吹斯达,刺青师共有Mick Gore、Larisa Green、Chris Liang 、陈怡安等人。


受访者02:Wednesday

如同多数人一样,Wednesday开始刺青的动机是「为当下的人生留下纪念」。

「在第三个之后,纪念性已经降为刺青的附属价值,因为我决定让身体成为一张画布,让艺术作品遍布的自由之地——我可以刺上自己的绘图、也可以蒐集各刺青师或插画家的风格作品,所以我更倾向用许多小图慢慢连成大幅画,人生那幺长,谁知道灵感会不会一直涌现到九十岁?

何况我想蒐集的画也还有很多,可不能一次就把珍贵的皮肤给用完了吧?」

可怕的不是刺青,而是人们对刺青的刻板印象 可怕的不是刺青,而是人们对刺青的刻板印象
受访者Wednesday,胸口的山脉与贝壳是Wednesday绘画作品。刺青师共有Mick Gore、Larisa Green、Chris Liang 、东区入墨阿本、及部份为米兰刺青师作品。



刺青艺术之美,来自于每个人不同的生活感受。背后有许多不同的、或轻或重的故事和理由,唯一共同点是选择了同一种方式呈现;除了身份、纪念,也可以是自身美感的表现。每个人都握有自己身体的自主权,身为新世代的人类,该抱持着开放的心胸,无论喜欢与否都该互相欣赏、尊重每个人的差异性,并了解差异即是世界美好之处。

延伸阅读:

单一故事的危险性——如何述说台湾电子音乐和派对文化?
人体画布的漫长历史,刺青历史比想像中的更悠久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